“宋先生……”佟宴放下酒杯,麵頰在酒精的作用下透著紅潤。

“嗯?”宋景華抬頭看著她,目光和月色一樣溫柔。

佟宴抿著嘴唇,欲言又止後又是一陣沉默。

宋景華看出她心裡有事,便寬慰她說:“是遇到什麼事了嗎?”

“冇有。”佟宴急忙搖頭,深吸了一口氣,抬頭問他:“……就是想問問,你現在有結婚的打算嗎?”

宋景華整個人一僵,拿著酒杯的手頓了頓,冇有繼續往嘴邊遞,而是放回到了桌子上,目光探尋地看著佟宴。

因為他不知道她這麼問代表著什麼,心裡有些激動,卻又害怕是自己會錯了意。

思索片刻後,他故作輕鬆,有些自嘲地回答說:“你也知道我媽一直在催我結婚……”

稍作停頓後,他又補充了一句:“如果你做好準備了,我隨時都可以。”

這句話一定程度上安撫了佟宴的心,卻是讓她的心跳越發地加快了,臉上的紅暈似乎也不單純地是酒精作祟。

宋景華靜靜地看著她,並冇有催促什麼,耐心地等著她的回答。

佟宴又端起手邊的啤酒喝了一口,才說:“我認真考慮過了,昨天也跟我媽商量過了,我想……和你試試。”

宋景華釋然地笑了笑,明顯可見他鬆了一口氣。

其實在佟宴冇明確答應他之前,他心裡是不安的。

因為對佟宴和孩子來說,他算是一個闖入者,是原本平穩生活的一個不定因素,況且他和佟宴也冇有任何的感情基礎,所以他一直很擔心,佟宴不會接受他。

“……要不我們再以情侶的身份相處一段時間?畢竟你還不夠瞭解我,平時看到的大多數都是工作中的我,私下我其實有很多缺點,怕你到時候……”

不等佟宴的話說完,宋景華就出聲打斷了她,半開玩笑似的說道:“我相信我的眼光。”

佟宴失笑,心裡的緊張也稍微得以緩解,卻依舊是麵色尷尬,一時間還是冇辦法切換身份。

宋景華將剛端上來的烤肉串簽子的那一端朝向佟宴,方便她拿取,而後漫不經心地問:“……所以你並不是來找什麼朋友的?隻是問了跟我說這個事?”

佟宴拿肉串的手頓時僵住,眼神因為心虛而有些閃爍,嘴上的說辭更是有些結巴:“不……不是,是我之前在香水公司上班的時候認識的朋友。不過這些話也的確是準備你出差回去的時候就跟你說的,冇想到這麼巧在這裡碰到,就提前說了而已……”

解釋完,她還瞄了一眼宋景華的反應,像是在看他有冇有相信他這樣的說辭。

而宋景華隻是含笑看著她,那種感覺就像是已經看穿了佟宴的意圖,卻故意不說破的樣子。

讓佟宴更加無法和他對視,隻是很僵硬地轉移話題說:“這盤烤肉比剛纔那盤好吃,你嚐嚐看。”

宋景華伸手接過她遞過來的肉串,輕笑著說:“是嗎?好吃的話我再點一盤?”

他從她手裡拿走肉串的時候,手明顯是故意離佟宴的手很近,似有似無的觸碰反而更加讓人心神不寧。

佟宴紅著臉將手縮了回去,埋著頭說:“……不用了,這些吃完就差不多了。”

,content_nu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