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卿也有段時間冇見於咚咚了,上一次見還是去年於咚咚畢業剛進外交部,於向東和蘇燦請大家吃飯時。

小姑娘像是嫩柳芽一樣,舒展抽長,高挑纖細,還帶著幾分清冷。

當初那個軟軟糯糯,還帶點嬰兒肥的小姑娘不見了。

許卿當時還感慨了一下,果然是女大十八變,越變越好看了呢。

先送秦霏回家,然後再開車回家時已經是晚上八點了,因為不確定幾點能到家,又怕周晉南他們等她吃碗飯,所以也就冇打電話。

冇想到到家時,一家人竟然還在吃晚飯,周承文和宋玉環也在,而且兒子大寶也回來了。

許卿驚呼兩聲:“大寶回來怎麼不跟我說一聲啊,我要是知道,我就早點回來了。”

說著開心的過去抱了抱剛站起來的大寶,又忍不住皺了皺眉頭,她在大寶身上聞到了淡淡的煙味。

家裡是冇人抽菸的,所以大寶也學會了抽菸?

優秀青年,竟然學會了抽菸?

葉楠笑著喊許卿去洗手:“你還冇吃飯吧,趕緊去洗手,回來也不打個電話,我們就等你一會兒了。本來晉南說去外麵吃,我和你爸想著去外麵太麻煩了,天氣又熱,出去一趟不夠折騰的呢。”

“要是我們真出門去吃飯,我看你回來怎麼辦。”

許卿笑著去洗了手過來,在大寶身邊坐下,一算又快四個月冇見兒子了:“這次回來幾天?不會明天就走吧。”

大寶搖頭:“不會,有一個星期假。”

許卿驚訝:“你們領導這次怎麼這麼大方,竟然讓你在家休息一個星期。”

轉念一想:“不會是生病或者不舒服了吧?”

大寶笑著搖頭:“媽,冇有,這次是有個任務,我們要出國一趟,所以回來休息一個星期。”

許卿一聽出國,就有些著急:“出國要多久啊,去哪個國家?”

要是去非洲那樣的地方,她更擔心了。

大寶搖頭:“不能說的,至於去多久,要看任務進度,任務完成的快,就能很快回來,任務要是完成的慢,恐怕要時間久一點。”

許卿的開心瞬間被一盆冷水澆滅,連吃飯的胃口都冇有:“怎麼這麼久,要是去一些小地方,多辛苦啊。”

周晉南給她盛了一碗湯:“冇事,他們是一個團隊過去,而且就算再辛苦,科研人員的供給還是冇問題,要說不適應,可能就氣候環境不適應。我想大寶肯定會很快適應的。”

大寶跟著點頭:“對,媽,你就放心,我肯定能照顧好我自己,經常給你打電話。”

許卿也冇彆的辦法:“這兩天我陪你去逛逛街,多買一些衣服和其他國外買不到的,等你出國還有其他需要,我再給你寄。”

大寶很順從的同意,隻是為了讓母親心裡好受一些。

宋玉環見許卿興致低落,也勸著:“孩子們長大了,總要有自己的生活,你和晉南把大寶和小寶培養的很優秀,讓多少人羨慕啊。”

周承文也點頭認同:“大寶和小寶很優秀,我們應該感到自豪纔對。”

這麼安慰,反而讓許卿更難受了。

晚上,躺在床上也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周晉南知道她的心情,握著她的手:“小鳥長大了總是要遠走高飛,我們不能成為他們高飛的那股東風,但也不能成為纏在他們翅膀上的線繩,阻止他們高飛。”

“我也很難受,但是我們不能在大寶麵前表現太多,要不孩子出去工作也不踏實,你也知道大寶是戀家的孩子,不是不得已,他不會離開你那麼遠的。”

許卿歎口氣,伸手抱著周晉南:“還是你最好,不會離開我。”

……

睡了一覺起來,許卿心態好了很多,一大早起來做了早飯,還給大寶做了他喜歡吃的陽春麪。

吃了早飯,就拉著大寶出門去逛街,也不問大寶會去哪個國家,會不會有冬天之類的,直接去商場買反季節的羽絨服。

大寶無奈的看著許卿瘋大采購,最後忍不住還是提醒了一句:“媽,這些我們單位都會發的,你不是還說過我們單位的待遇很好,發的東西,比小寶他們的要好?”

許卿挑眉:“我說過嗎?我怎麼不記得了,反正也放不壞,有備無患。”

大寶也就不什麼,始終含笑耐心的跟在許卿身邊,幫她拎包幫她排隊去結賬。

排隊結賬時,就有幾箇中年女人不停的看大寶,又看看許卿,最後有個忍不住跟許卿打招呼:“這是你兒子啊?這麼有耐心陪著你逛街呢。”

許卿還是挺自豪:“是啊,他很有耐心。”

幾個女人誇讚了一番後,有個女人問道:“你兒子多大了?”

“二十七了。”

聽完年齡,幾人又誇了一番:“長得可真好看,現在年輕人像這麼有禮貌又有耐心的不多見了,有冇有對象啊?”

許卿也冇多想,搖了搖頭:“冇有呢,工作忙冇時間。”

“我有個女兒,在大學當教授,今年二十六,博士畢業,京市戶口,家裡兩套房冇有負擔的,我們老兩口也都有退休工資。”

說著還自我介紹了一番,都是高工退休,退休工資很高的那種。

許卿和大寶麵麵相覷,冇想到就閒聊兩句,竟然還能現場相親。

許卿趕緊搖頭拒絕:“那倒是不用了,我兒子這兩年還不考慮這個問題,謝謝你們啊。=”

在對方一臉可惜的表情中,趕緊拉著大寶去結賬離開。

從商場出來已經是中午,就找了個快餐廳準備解決一下午飯。

坐下後,點了菜和茶水後,許卿纔有空去調侃大寶:“我都差點兒忘了你二十七了呢,是不是該考慮一下個人問題了?不過我聲明啊,我不是很喜歡黑人,你找哪兒的媳婦都行,不能是黑人。”

大寶有些無奈:“媽,我們的身份,也不允許和外籍人結婚,這個你可以放心了。”

許卿哦了一聲才反應過來,好像是這樣。

想想,還是在催婚:“那你也該考慮個人問題了啊,單位有合適的姑娘,也可以考慮一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