久久繁體小說 >  誤入神途 >  

車輛駛入出城道路,平穩的向郊區靠近。

突然間,一道人影從道路旁衝出,攔在車輛行駛路徑之前!

刺啦——!

加長版林肯迅速刹車,慣性讓車內的眾人身形一晃,同時抬頭看向車窗外,當看清那人影的瞬間,所有人都是一愣。

那是一個滿頭大汗的老人,背脊有些彎曲,滿是皺紋的麵孔望著身前的車輛,眼眸中滿是堅定。

“劉院長?”百裡胖胖驚訝的開口,“他怎麼在這?”

“看樣子,是來追烏泉的。”

安卿魚回頭看了一眼,隻見烏泉也愣在車內,怔怔的看著車前的那個身影。

“可他怎麼知道我們要去哪裡?”

“臨江出城的路,隻有這一條,他應該是提前就來這裡等著了。”金秘書適時的解釋道。

車前,劉老頭邁開腳步走上前,目光透過前擋風玻璃,看到了坐在最後方的烏泉,李小豔和錢誠,那張滄桑的麵容浮現出果然如此的表情。

“你們……把我瞞的好苦啊。”劉老頭苦澀的笑了笑。

天空中,原本快要散去的烏雲,再度堆積起來。

林七夜看著車前那道身影,沉默片刻,回頭看向雙唇微抿的烏泉:

“看來,這次是躲不過了……”

烏泉深吸一口氣,“我下車。”

他推開車門,腳步踏在路麵上,李小豔和錢誠也緊隨其後,原本僵硬呆板的麵容,突然靈動起來,眼神中閃爍著神采。

“劉爺爺!”李小豔大喊一聲,快步衝上前,撲入劉老頭的懷中。

她抬頭看向劉老頭,紅撲撲的臉蛋上,那雙眼眸有些躲閃,“劉爺爺……你怎麼來了?”

劉老頭板著臉道,“哼,我不來,誰知道你們要去乾什麼?”

劉老頭神情陰沉,但原本攢在心中的怒氣與不甘,在李小豔撲入懷中的瞬間,就消散了近半,

一是因為對孩子們下意識的心軟,二則是李小豔的這個舉動,向他傳遞出一種信號。

你看,孩子們還是在乎我的嘛!

劉老頭抱著李小豔,目光看向烏泉和錢誠,“你們兩個,就冇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

烏泉沉默片刻,“對不起,劉爺爺……我們必須走。”

“走?走去哪?彆告訴我你們這三個毛都冇長齊的小娃娃,也要跟沈小子一樣去參軍?”

烏泉啞口無言。

參軍這個藉口,估計是用不了了,但他總不能告訴對方,自己是因為殺人要被關進監獄吧?

就在烏泉糾結困擾之際,車門再度打開,林七夜走下車,溫和說道:

“劉院長,這三個孩子確實有些事情要做,但具體的,涉及到國家機密,暫時還不能說。”

“國家機密……哼。”

劉老頭看著林七夜,目光越發覆雜起來,

“當年那場莫名其妙的火災之後,沈小子就一直神神秘秘的,後來說要去參軍,也是疑點重重。

你們幾個來探望也是,我被那群混混圍堵,第二天他們就缺胳膊少腿的上門求饒,李氏集團要逼我們搬家,天還冇亮就被人滅了滿門。

沈小子去了你們那,四年都冇有回來過,現在你們又要來帶走這幾個孩子……

你們是要我的老命啊?!”

劉老頭越說越激動,他顫抖的抬起雙手,重重的拍打在林肯的車頭。

砰——砰——!

他的臉上滿是迷茫與痛苦!

他盯著林七夜,張開乾裂的嘴唇,沙啞開口:

“你們告訴我……你們究竟是什麼人啊?!”

劉老頭的聲音在空中迴盪,車內的眾人,以及車外的林七夜等人,同時陷入沉默。

許久之後,林七夜才緩緩開口,

“劉院長,我們的身份是國家機密,無可奉告……

但我們絕不是壞人,我們確實也是軍人,隻不過是在以另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方式,保護這個國家。

沈青竹也是我們中的一員,我說的那些關於他的功績,全部都是真的,而且他做的遠比我描述的更厲害。

或許,等到戰爭結束,我們的存在可以公佈天下的時候,您自然就會懂了。”

劉老頭的眉頭緊鎖,他伸出手,指著懷中的李小豔,以及遠處的烏泉和錢誠說道:

“那他們呢?他們隻是一群十四五歲的孩子,他們也要去做那些事?這太危險了!我不同意!”

“他們的情況比較特殊,不需要做和我們一樣的事情,也不需要出生入死,而且他們要去的地方,很安全。”林七夜認真的說道。

聽到這句話,劉老頭的神情才放鬆些許。

他目光依次在烏泉三人身上掃過,神情複雜的開口:

“我們單獨跟他們聊一下嗎?”

林七夜看了烏泉一眼,“當然可以。”

劉老頭帶著烏泉三人,走到路邊,神情嚴肅地交談著什麼,烏泉時不時的轉過頭,看林七夜等人。

曹淵搖下車窗,壓低了聲音問道:

“七夜,那小子不會借劉院長的機會,拒絕跟我們去齋戒所吧?”

如果是在看到四年前火災記憶之前,林七夜確實拿不準答案,但在看過那段記憶之後,林七夜對烏泉的性格,也算是有些新的認知。

這孩子跟著沈青竹長大,背信棄義的事情,是絕對做不出的,他答應了這一路上不會節外生枝,就不會用其他手段逃走。

“不會。”他搖頭道。

果然如林七夜所料,很快烏泉三人就走回車邊,劉老頭緩步走上前,整個人就像是蒼老了好幾歲,無奈的開口:

“既然他們鐵了心要跟你們走,那就隨他們吧……請你們一定要照顧好他們,拜托了。”

劉老頭佝僂著身子,對著林七夜深深鞠躬。

林七夜扶住他,勸了好一會,纔將其勸離。

林七夜看著劉老頭離去的落寞背影,心中五味雜陳。

這些孩子,雖然都不是劉老頭親生的,但在他的心中,確實比親孩子都親,眼看著一個又一個孩子離他而去,要說心中不難受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但更難得是,他能尊重每一個孩子的選擇。

烏泉目送劉老頭離開,平靜的轉過身,主動打開車門坐了進去。

“走吧。”

林七夜點頭,車輛再度啟動,向著郊區的軍用機場疾馳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