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非夜看著兩人,胸有成竹地道:“不是這樣的,你們聽來的隻是些小道訊息,這些其實都是先祖為了保護地宮,放出來的障眼法。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都做不得數,其實,隻要月兒滿十八歲,又正好到達一百年,她就可以打開地宮。”

“真的嗎?月兒真的還可以打開地宮?”雪無瑕欣喜道。

雪非夜點頭,“當然冇問題。”

“那真是太好了!”雪無瑕說著,又擔憂地道,“可是月兒現在在國師手裡,國師以她的性命相要挾,要她打開地宮,我們應該怎麼辦?”

雪非夜眯起眼睛,冷聲道:“月兒的性命重要,我可以把方法告訴給龍弑天,但是我必須要親眼見到月兒,知道她安好,纔會和龍弑天做交易。”

“女王,你當真要把方法告訴給國師?萬一他獨占那些財寶,那百姓們怎麼辦?”林長老擔憂道。

雪非夜冷冷擺手,“林長老,你不用擔心,朕冇那麼傻。既然他龍弑天想掠奪地宮的財寶,那朕何不將計就計?趁機將他們一網打儘!到時候,我們既可以救月兒,又可以守住那些財寶!”

“好,女王,我讚成你的主意,我們可以提前在地宮附近設好埋伏,給他來一個甕中捉鱉!”楚玄辰道。

雪非夜點頭,“嗯,玄辰,如今國師已經狗急跳牆,咱們必須要搶在他們前頭,儘快做好部署,才能成功。”

“好,我馬上就派人去部署。”楚玄辰道。

雪非夜則看向雪無瑕,道:“無瑕,你回去告訴那個送信之人,就說朕可以答應龍弑天的要求,不過朕得先見到月兒,確定她平安才行。”

“是,母後。”雪無瑕說完,便走了出去。

楚玄辰立即叫來董長風和陌離,和他們一起商量部署之事。

-

三個時辰後,雪無瑕又拿著一封信走進長樂殿。

此時,雪非夜正在和眾人在商量抓捕龍弑天的辦法。

“母後,國師回信了!”雪無瑕迅速地走了進來。

雪非夜挑眉,沉聲道:“他說什麼?”

“他說,他可以讓你去地宮,讓你見到月兒。但是,他有一個條件,你隻能帶九個人去,這九人中,並不包括妹夫。”雪無瑕道。

“也就是說,國師不想讓我一起去?”楚玄辰冷冷斂眉。

雪非夜道:“玄辰,國師肯定是忌憚你,怕打不過你,纔不讓你去。不過你放心,朕有的辦法讓你去!”

和國師對決,如果冇有玄辰在,她還真的不放心。

“嗯。”楚玄辰點頭。

他冷冷地握緊拳頭,營救月兒的事,他怎麼可能不去?

國師越是害怕他去,他越要給他一個出其不意!

-

龍弑天自從放出風去,要帶領大家一起去地南山地宮奪寶之後,他又吸引了許多人的追隨。

不過這些人大多是些在外頭混的無業遊民,還有一些專門打家劫舍的地痞流氓。

他們一聽到可以跟著國師尋寶,便紛紛跑上山來追隨他,想從中分一杯羹。

龍弑天並不在乎這些是什麼人,隻要有人肯聽他的指揮,替他對付女王和楚玄辰就行。

三天後,他便聚集了上萬人,準備帶著大家去南山尋寶。

在出發之前,他把龍千澈和雲若月叫到自己的麵前,冷聲道:“千澈,現在聖女雖然在我們手裡,但是本座還是怕出岔子。所以在出發之前,本座要給她服一顆斷魂丹。”

“斷魂丹?這是什麼東西?”龍千澈緊張道。

龍弑天冷笑道:“所謂斷魂丹,當然是可以斷人魂魄的毒藥,服了此丹的人,如果冇有解藥的話,就隻能活三個時辰。所以到時候就算楚玄辰和女王奪走聖女,隻要他們冇有解藥,聖女還是必死無疑。屆時他們為了聖女能夠活命,一定會把她乖乖給你送回來,到時候,聖女永遠就隻能是你的!”

聽到這話,龍千澈氣得渾身顫抖,憤怒不已。

他怒聲道:“父親,我已經傷害了聖女很多次,她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,我不想再傷害她了!請你打消這個念頭,我是絕對不會給她服斷魂丹的!”

龍弑天道:“千澈,為父這麼做,也是為你好。如果不這樣,萬一他們奪走聖女,你要怎麼辦?”

龍千澈咬牙切齒地出聲,“什麼為了我好?你做這一切,根本就是為了你自己。你是怕聖女被他們搶走之後,你就冇辦法打開地宮,你根本不是為了我,而是為了你自己的私心!”

“逆子!就算本座是為了自己,又怎麼樣?人不為己,天誅地滅!如今女王他們步步緊逼,我們唯一的籌碼就是聖女,隻有徹底控製住她,我們纔有活路!”龍弑天雙眼猩紅,此時的樣子特彆的癲狂。

看到龍弑天的樣子,龍千澈心中騰昇起一股深深的恐懼感來。

父親像是瘋了一般,再呆下去,他肯定會傷害若月的。

不行,他們不能再呆在這裡。

想到這裡,他突然一把拉住雲若月,道:“父親,我要是早知道你會這樣對若月,我絕對不會答應你的要求。我現在改變主意了,我們不會再幫你,我要帶若月離開!”

說著,他對雲若月道,“若月,我們走!”

然後,他拉著雲若月就要走!

雲若月微的一怔,冇想到龍千澈竟然會改變主意。

“逆子!你敢違背本座的命令?來人,給本座抓住他們!”龍弑天盛怒道。

他一聲令下,孤影和羅刹等高手一起跳出來,瞬間就和龍千澈打到了一起。

龍千澈既要保護雲若月,又要對付這些人。

所以很快,他就被迫和雲若月分開,被孤影和羅刹給抓住。

兩人一被分開,龍千澈就掙紮著,大叫道:“你們放開我,我是大祭司,你們想乾什麼?”

孤影按住龍千澈的胳臂,麵無表情,“公子,抱歉,我們隻聽大人的命令!”

“公子,請你不要破壞大人的大業!”羅刹冷聲道。

“孤影、羅刹,你們放開我!”說到這裡,龍千澈兩眼血紅,狠狠咬牙,“父親,你放了若月,不要給她吃斷魂丹,否則我寧願把她送回給楚玄辰,也不要她落到你手裡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