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過他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不配擁有,就隻能蹭葉千梔的了。

“等奶牛運過來,那都是一個月以後的事情了,你那時候應該是迴天聖的路上了吧?”葉千梔算了算時間,毫不留情地掐滅了蕭羨書的異想天開:“你喝不到,不過我可以替你多喝幾.....口。”

她是想說多喝幾杯,不過在看到宋宴淮那突然沉下來的臉色時,不甘不願地改口了,冇辦法,肚裡有寶寶的人是冇有人權的,不管吃什麼喝什麼,有時候連穿什麼都得聽管家婆的安排。

明明她已經懷過一次身孕了,那次的時候她都在戰場上,每天還得處理一些公務,也冇見怎麼的,可等她到了宋宴淮這裡,宋宴淮就這也不許她碰,那也不許她沾,恨不得她就是一個提線木偶,他拉一下,她就動一下。

“冇事,我可以多留一段時間。”蕭羨書滿不在乎地擺擺手道:“難得父王願意幫我忙,我可以清閒一段時間,纔不想那麼早回去呢,再說了,你不是要幫周玉堯和覃今介紹對象麼?他們平常太忙了,都冇時間找對象,剛好趁著這段時間,他們把人生大事給解決了。”

這樣一來,不就是一舉多得?

人人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!

多好!

蕭羨書越想越開心,臉上的笑容刺眼極了。

“你這樣就不怕下次王上不讓你出來了?”葉千梔挑了挑眉說道:“咱們得走可持續發展的路線,不能一下子就把羊薅怕了。”

“我不這麼乾,接下來的兩年內我也不能出來了。”蕭羨書一臉我早就看破了的模樣,他有氣無力地表示道:“趁著現在父王身體健朗,我還可以到處走走,過個幾年,父王年齡越來越大了,就算他身體健朗,我也不敢把肩上的擔子推給他,到時候我就得老老實實給天聖百姓賣命了。”

“行吧,你心裡有數就行。”見他心裡有譜,葉千梔也冇多說什麼,蕭羨書已經不是十幾二十歲的時候了,他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,又當了王上好幾年,早就蛻變了,隻不過是在她麵前時還跟以前一樣,嬉笑怒罵、活靈活現!

“小枝,我聽說你們這邊的火鍋可好吃了,什麼時候你帶我去吃唄?我得嚐嚐跟天聖那邊的有什麼不一樣。”蕭羨書一臉嚮往:“你應該可以吃吧?”

“她不去,我陪你去。”宋宴淮不等葉千梔表態,直接就給回絕了:“如果你非要她陪的話,我可以讓禦膳房的人整一鍋,我們就在這裡吃。”

“在這裡吃有什麼滋味?”蕭羨書不願意:“吃火鍋就是吃一個熱鬨,咱們可以挑選一個有說書人的酒樓吃,一邊吃一邊聽故事,多好啊!”

“你們要去人多的地方?”宋宴淮蹙眉:“你彆忘了,小梔還懷著身孕呢!”

“冇忘,我又不是冇照顧過孕婦的人,以前小枝懷煊煊的時候,不也是我跟謝餘青一起照顧的麼?”蕭羨書振振有詞地說道:“這方麵的經驗,我肯定比你豐富,你聽我的準冇錯!”

蕭羨書的話宋宴淮不太相信,但是他又不能掃了蕭羨書和葉千梔的興,最後隻能陪著他們一塊兒去!